banner1
但对于高速公路路线规划
2020-08-05 14:52
来源:未知
点击数:            

“‘穷高速’只是暂时的,长远潜力不容低估。”吴春腾表示,高速公路建设的侧重点不能局限于投资收益,还应着眼于地方发展的经济社会效益;破除高速公路“贫富论”,需要算好“短期账”与“长远账”“经济账”与“民生账”,下好“全国一盘棋”。记者 杨春南 欧甸丘 邱明

当我国高速公路里程跃居世界前列、高速公路日益成为社会经济发展所依靠的交通动脉时,在一些地方,高速公路规划建设分布不均、“嫌贫爱富”的现状,却成为横亘在欠发达地区发展面前的一道“枷锁”。高速公路“贫富论”如何破题?粤北山区欠发达市韶关的探索与困境可资探讨借鉴。

“效益高的项目抢着建,‘穷高速’少人问津。”从业多年的“老高速”余永方对此深有感触,这两个项目串联的地方大多是高寒山区和石灰岩地区的贫困县市,如乳源、连南、连山等三个少数民族自治县,人均gdp仅为2万元出头。“地方落后、建设投资回报期长,对国家资本和社会资本的吸引力低,加之地方政府财力有限,这样的投融资现实决定了‘穷高速’难以落地。”

当地交通骨干网络未能较好串联部分贫困县市、旅游文化热点区域,路网规划与扶贫开发重点工作脱节。截至目前,粤北地区尚有平远、新丰、连平等三个县尚未通高速,翁源、阳山等县高速公路也只穿过其边界,互联通道偏远,这些县都是扶贫开发重点地区;同时,必背瑶寨、六祖惠能故居、广东大峡谷等粤北主要旅游文化重点区域都离高速公路有两小时以上车程,当地旅游经济发展和农业招商引资等扶贫开发重点工作滞后。

不少粤北基层干部群众认为,东中西部发展差异导致高速公路骨干网出现南北向优于东西向、发达地区优于贫困地区的现象具有一定历史必然性,高速公路网建设也必然要经历逐步完善、串线成网的过程,但应尽快改变贫困地区基础设施建设落后的面貌,进一步完善交通路网规划,加大建设力度。

当地路网建设“重线轻网”,交通大动脉与国省县干线“微循环”配套脱节。近年来,粤北地区几大高速公路项目基本取代了国道干线原有的发展大动脉功能,但当地省县干道规模偏小、技术等级偏低,且农村公路水平不高,防灾抗灾能力薄弱,路网“微循环”功能受限。

根据广东省委省政府部署,2015年高速公路通车总里程将达到6880公里,2017年通车总里程要超过8000公里。余永方等基层干部群众建议,应从立项、规划开始注重提升路网体系综合利用水平,结合地方产业发展、经济条件、交通设施现状,科学布局高速公路网,同时加强高速公路与高铁、轨道交通、海港空运、城市道路的衔接转换。

当地高速骨干网络以纵向为主,与粤北地区内部合作升级以及粤桂湘黔省级横向联动的需求脱节。韶关是广东联通江西、湖南、广西的核心地带,目前该地区南北向高速公路有京珠高速、广乐高速、武深高速,东西向高速公路仅有韶赣高速。韶关市交通投资建设有限公司总工程师余永方表示,粤北高速交通南北便利、东西受限,京珠高速、广乐高速、二广高速之间东西向连接不足,粤北地区与湘、桂、赣等省之间的通行受限。

近年来,广东把交通基础设施建设作为振兴粤东西北战略的三大抓手之一,针对上述地区高速公路建设融资难问题,专门成立了南粤交通投资建设有限公司等投资主体,拓宽融资渠道,如继续发行债务融资工具、引入保险资金等,还积极尝试融资租赁、资产证券化等融资方式。

吴春腾所说的两个项目,指的是乐昌—仁化—南雄、阳山—乳源—始兴等两个横向高速公路项目,这些项目可对接湖南、广西、江西等省份已有和规划项目,成为贯通粤北地区内部和粤桂湘黔四省边境跨省联动大通道。多年来,不只是粤北地区的乳源、阳山、南雄、乐昌等县市,邻近省份的干部群众也为此多次呼吁,但至今“仍停留在头脑中”。

记者沿乳源县内交通要道——国道323线看到,路线穿山越岭,路面起伏不平,路侧塌方频发,短短一个小时内就见到两起较大交通事故发生。乳源县交通运输局局长王明生说,323线是目前广东省唯一一条连三级公路等级标准都未达到的国道线,同时当地乡村公路规模小、等级低,水灾、泥石流等灾害频发,建设养护困难。

在韶关,当地也成立了政府交通投资主体企业,多方接触社会资本。吴春腾等人认为,贫困地区路网建设受到财力制约,有待国家资本更多承担初始投入责任,建议进一步统筹协调国家和地方需求,在路网规划大局中,适度加大对少数民族地区和边穷地区的倾斜力度。

财力匮乏也制约着路网“微循环”建设。乳源县副县长陈耀宇说,相比高速公路,基层群众对修好省县干道、乡村公路等“脱贫致富路”的需求更为迫切,但作为广东最大的贫困民族自治县,乳源县年可支配收入不到3亿元,属于典型的“吃饭财政”。而将沟通广乐高速与京珠高速的北方通道——县道325线改造为标准三级公路,就需要资金2.5亿元,县级财政难以独立支撑道路改造升级的资金压力。

高速公路规划建设的“条块分割”现象,让基层政府感到缺乏协调话语权。王明生表示,高速公路的建设、规划、投资均由省交通厅主导,市、县级政府只负责配合征地拆迁。“建设部门更多地从建设成本和施工方便考虑,地方政府则需考虑高速公路与产业搭配,但对于高速公路路线规划,地方基本没有话语权,最多能够争取的就是在高速公路经过县域时,多开几个高速出口。”

通车里程突破450公里、建成粤东西北地区首个环城高速网、年度考核排名全省第一……这是韶关交出的2014年高速公路建设成绩单。成绩固然可喜,但在不少基层干部群众眼中,韶关现有高速公路路网规模和配套水平的现实,与尽快脱贫致富的期盼还存在着较大脱节。

“打通东西大通道,串联发展‘塌陷区’。”乳源县委书记吴春腾向记者感慨,上任三年来,两个迟迟不能落地的项目,是他最大的“心病”。

Copyright © 2003-2015 All rights reserved.http://www.hejunjie.cn上海市俗豢汽车销售有限公司 - www.hejunjie.cn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