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1
签订协议时是按一户人家还是两户人家划分
2020-01-29 12:11
来源:未知
点击数:            

“白纸黑字写的清清楚楚,取了两次钱,都取不出来。”时刻新闻记者从黄先生出示的银行储蓄存单得知,这笔79万多元的存款确实是在2012年8月28日存入的,年利率是百分之2.86,按照这样计算,三年时间里,本金加利息一共有84万多元。

“去年黄先生拿身份证去银行补办了一个账户,把这笔钱转移到自己名下。”长沙市高新区麓谷街道拆迁扫尾指挥部工作人员称之所以转走这笔资金,是因为黄先生和朱女士在申请这笔拆迁款时已经离婚了,而两人在分割这笔拆迁款上一直存有纠纷,因此一些相关的手续没办不下来。

自拆迁款到账之后,黄炳明称,为确认钱款在银行里求个踏实,去查看过两次。“上一次去查还是去年的上半年。”

“说没有确定钱怎么分割,银行不让取钱。”原来,在签订拆迁协议的时候,黄炳明与前妻朱金莲隐瞒了离婚的事情,签订协议时是按一户人家还是两户人家划分,他回忆“我俩是一前一后签的,签了字我就走了,不知情。”

“这是拆迁的专项资金,资金转入账户,但不属于其私有财产,必须要两位户主出具书面协议,确认财产分割明确才能归其所有。”该工作人员一再解释,他们会找相关部门先将夫妻矛盾调解好,考虑到资金的安全性和不必要的纠纷,这笔资金只是暂为保管。

“之后得知钱是被拆迁办收回去的,他们说必须要转走。”黄炳明不能理解,起初按协议的90㎡拆迁面积补贴,有5块征收房屋,其中包含4栋砖木结构房屋,1栋两层的砖混结构房屋,共补贴了79万多拆迁款,而就在昨日下午,黄炳明去查看账户余额为零,顿时吓傻了。“这是我的钱,说转走就转走了,一声招呼也没有。”

黄炳明是麓谷街道的一名拆迁户主,2012年8月11日达成协议他与前妻朱金莲(已于2011年1月24日离婚)两人在拆迁文件上签了字获得了79万多的拆迁款补贴,事后二人因在拆迁款项的财产分割上有了争执,三年间,79万拆迁款成了一张空头支票,提不了现。

“为什么钱就无缘无故的没了?”家住长沙市麓谷街道东塘一组的黄炳明很心塞,就在昨日下午,银行账户上79万多的拆迁款不翼而飞。

黄先生转钱的行为虽是合规的,但担心其把这笔钱全部拿走,财产分割的局面更加难以控制,该工作人员称通过慎重考虑,决定把这笔钱收回。

湖南睿邦律师事务所执行主任刘明律师表示,我国对农村集体土地及房屋拆迁补偿,法律法规并不健全,补偿标准一般以当地政府的拆迁补偿办法为准。本案中,拆迁单位应在双方达成拆迁补偿协议后,按照协议的约定将补偿款尽数付至指定账户,否则构成违约。

“大女儿读大学都是找亲戚借的2万,每月吃低保640块钱,完全糊不了口。”他大吐苦水,政府安排了3个月的住房过渡期,因安置小区计划2年后建成,他租了一间离小女儿学校近的房子,包水电每月1300元租金。

此外,他建议两夫妻协商处理财产分配问题,协商不成任何一方均可向法院诉讼解决。

今日,时刻新闻记者从长沙市高新区麓谷街道拆迁扫尾指挥部得知,因黄炳明与前妻在拆迁款的财产分配上出现纠纷,为保证资金的安全,将钱暂时收回代为保管。

现年53岁的黄炳明与前妻养有两个女儿,离婚后两个女儿都归黄炳明抚养,如今,大女儿18岁读大一,小女儿12岁读6年级。

“两夫妻虽已离婚,但如所拆迁的房屋属于其夫妻续签期间的财产,该房屋的拆迁补偿款也应属于其夫妻共同财产,平均分配。”他认为如果拆迁补偿协议是约定拆迁补偿款打到黄某的账户上,拆迁办就应按协议履行,至于补偿款怎么分配,应由夫妻二人协商或者诉讼处理,刘明认为拆迁办不应介入他人纠纷之中,拆迁办将已经付出去的拆迁补偿款收回,是不合适的。

“现在都是借钱养家,没有办法。”黄炳明称自2012年9月搬家后就开始借钱,目前已有近20万的借款。

对此,浦发银行方表明,银行只是按照政府拆迁政策办理业务,并未对客户权益造成损害。

其实,这笔取不出来的79万,黄炳明早有打算,“安置小区交房要不少费用,其他的要供两个小孩上学。”念及33年的夫妻情分,他称愿意配合街道的协调做出让步,分给朱金莲26万的拆迁款,如若达不成一致,他希望当地政府能给予帮助解决此事。

黄炳明称,自己有大脑压迫神经类疾病,经常晕倒,极少出门务工,“一发病就得约卧床一周,具体是什么病也忘了,就跟贫血一样。”

Copyright © 2003-2015 All rights reserved.http://www.hejunjie.cn上海市俗豢汽车销售有限公司 - www.hejunjie.cn版权所有